这“和服”的事为什么搞到:真的好复杂……
2021-12-17 14:32:41
  • 0
  • 2
  • 28
  • 0

作者  孙首席

和服,和服,和服。别被名字蒙了,和服在中国就是个惹事儿的篓子。

人活一张脸,穿衣服也同样重要。要知道,因为历史原因,结合现实情况,在中华大地上,讨厌日本的人口比例很高,因为国恨家仇,有人内心更准确说是憎。所以,没疫情时去日本逛逛尚可,抢个马桶盖也不为过,但穿和服就要小心了,尤其在国内,这扮相极容易招麻烦。

12月13日,第八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当天,有人举报,在浙江海宁街上发现有穿和服的女子。警方接警后立即前往调查,发现该女子为兼职模特,当时是前往拍摄照片。警方随后对其进行严厉批评和教育。女子表示之前不知道当天是国家公祭日,现已认识到错误,内心非常后悔。

当时看到最初报道,想,消息可靠吗?会不会是旧照?公祭日这么严肃的当口,脑子得缺弦儿到什么程度,才能这么不开眼?等看到海宁警方的通报,才知道,还真有这么不开眼的。

无独有偶,另外一位女士也遇到了和服问题,只是,她当时没穿在身上,是她拍摄的和服照片出了问题,而且是之前拍的。

12月15日,沈女士告诉极目新闻记者,20多天前,她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组穿和服的照片合集,照片是去年在广州一家自拍馆拍的,不料却在近两天被网友翻出来,还有网友辱骂她。

沈女士说:“12月13日下班,我发现自己收到了骂我的留言和私信。14日凌晨,我在评论中解释,这是11月23日发布的作品。没想到在14日早晨醒来之后,收到了更多私信和评论,都是在骂我。”

沈女士说,她当时感觉很无助,也很愤怒,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不听她的解释。随后,她将这条视频隐藏,还有网友加到她的粉丝群辱骂她。直到15日中午,沈女士还在陆续收到辱骂的私信。

沈女士表示,如果还有很多人私信辱骂的话,她会考虑报警。

骂沈女士的人中有人说:“中国没有你穿的款式吗?衣服是祖传的吗?勿忘国耻。”这话说的让人都没法儿接。如果南方人喜欢天天吃米,这位网友和他的同道会不会说,不吃米只吃面你会死?这是某些国人中典型的“辩论”方式,拿个听起来没有问题的句子驳对方,其实,吃面不会死人和我喜欢天天吃米没有半毛钱关系。

“勿忘国耻”是对的, 但是,勿忘国耻不等于中日不能交往,中国外交官不能赴日上任,也不代表沈女士平日不能拍套和服照。

沈女士说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不听她的解释”,说“没想到”14日早晨醒来后收到更多骂她的私信和评论,其实,早就该想到,至少在12月13日下班后收到骂自己的留言和私信后,她就不应该感到奇怪。为什么?就因为当天是12月13日。

这一天对国家是重要日子,因为要勿忘国耻,对某些个人还有另外一层重要意义,那就是要揪出潜藏的“汉奸”,让他们接受唾沫和谩骂,如果“汉奸”本人能被封个把社交账号,甚至进去蹲两天,那就更是锄奸的重大战果。

沈女士的“不明白”、“没想到”只能说明她还欠缺经验,事实上,在她回村之前,查路条的已经埋伏在村口等她了——她三个星期前发了那组和服照,自己可能已经忘到脑后,可是,准备抓“汉奸”的人早在12月13日天不亮之前,就集体出发去到网上,搜索跟日本有关的信息,“和服”或许就在关键词组中。中国人,竟然敢穿和服?就是她了。

至于说明明是过去的照片,楞把它们和公祭日联系起来,那只能再次说明某些人的标志性特点:他们的精力近乎百分百都集中在政治立场上,而对事实本身的注意力占不到百分之一。有“和服”和“中国人”两个选项就够了,谁还管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什么时候发的?今天的首要任务是抓汉奸,能抓到汉奸才是真正的中国人。

这些人之前不就闹过笑话吗?央视报道了马斯克公司的“龙飞船”发射成功,评论区里的爱国者顿时群情振奋,“中国加油!”,“厉害了,我的国!”,“我自豪我是中国人!”,响成一片。“龙”代表祖国,飞船自然是咱家的,至于SpaceX 公司归哪国工商局管不重要,先喊一遍爱国口号再说。

和服照引来骂声,同时也应该引发思考:在面对一个容易引发争议的对象时,法律和道德到底哪个更重要?自己的好恶有无理由凌驾于别人的权利之上?我也是狭隘的爱国者,一不觉得和服有多好看,二也不喜欢中国人穿着它出现在中国地面上。但是,对我来说,事情并没有那么复杂,因为只要有一点就够:她穿和服拍照违反了法律吗?说得更简单点,需要江苏南通城管兄弟勇敢扑上去,像抢大爷那几十根甘蔗那样,把和服抢过来吗?

跟道德相比,法律是底线,毫无疑问底线更重要。依法纳税是法律要求,但是资助贫困山区孩子上学属道德范畴,你助学了,说明你是一个有爱心、道德高尚的人,但是你不能拿这条去要求所有人,让大家都往山区寄钱。

把日系车、和服乃至寿司都跟日本给中国造成的苦难联系起来,说明你苦大仇深,联想丰富,眼睛里不揉沙子。但是,你要允许别人开日系车,在并非最敏感的日子拍个和服照,这是你尊重别人的权利。你当然可以在内心对他们嗤之以鼻,说他们忘记了国耻,但这也只代表你自己。如果带着情绪在人家的评论区里破口大骂,至少也是对人家的无理骚扰。

几十年前,在我所读的小学里,一个高我三级的学生的父亲因“教唆罪”被枪毙了。此人并没什么大过,有点游手好闲,平日里招几个不好好学习的学生到家里打扑克,还给他们烟抽。后来出事了,我记得公审大会是在我们学校操场举行,全体学生都参加了。宣读的判决书中有这样一句,说他教唆学生穿皮鞋,向学生灌输资产阶级享乐思想。

父亲被枪毙后,那位同学情绪大变,变得非常刺儿头。有一次竟然和老师当场顶撞起来,老师说,你爸被枪毙了,你是不是因此对社会主义不满?不料这个学生拍案而起,大声说,我就是对社会主义不满,怎么了?!大家吓一跳,对社会主义不满,这不是找死吗?可是后来也不了了之。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你把人家爸爸枪毙了,难道也要因一句话把他也枪毙了?

对一个社会来说,道德和法律都很重要,没有法律无法保底,没有道德则社会无法向更善更美的方向进步。但是,作为法治社会,要特别防范某些人以所谓道德的名义绑架社会,尤其当他们走向极端时,那就是他们开始挖法治社会墙角、侵蚀公民个人合法权利的开始,而且总是以假扮的最高尚最正确的面貌出现。当初,他们就是以千篇一律的“革命头”反对别人烫发,以大裆裤反对别人穿喇叭裤,以自己的假模三道反对《大众电影》封底刊登男女主人公接吻的剧照。

在现实中,这些拉大旗作虎皮的人通常很具有进攻性,在他们不依不饶的“道德”攻势面前,很多善良的人选择了退却或者绥靖。这是很危险的。为了避免群体性悲剧重演,社会要对道德高调者保持足够警惕,在崇尚道德同时更坚定守住法律底线。因为,在法治社会里,我们可能很平凡,但却没有生命之忧,财产也有保障,但是,如果社会演变为道德高调者架构起来的乌托邦,那我们就危险了,像许灵均那样被下放到祁连山农场放马,一定不是最糟的。

当然,对于沈女士所说的“报警”的结果,我个人不看好,因为且不说警方持何种态度,就算他们知道法律的界线在哪里,面对气势汹汹的骂者大部队,他们也不敢以卵击石,处理一两个谩骂沈女士的人,那不等于当年鬼子把抗日老乡绑在大槐树下一样吗?况且,历史和因特网一样,也是有记忆的,当年“砸烂公检法”至今还留有后遗症,他们并没有痊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