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力推的“印太安全”构想日益“台湾有事”化,值得高度警惕
2021-12-17 14:47:50
  • 0
  • 0
  • 18
  • 0

作者  枫叶君

日本首相换得勤,不像美国总统,为官一任就给世界人民留下“深刻印象”。日本首相是集合名词,甭管是龟是田,就当是日本头目就行。可有个人不同,他就是安倍晋三。

12月14日,环球时报网站刊文说,下岗的安倍看来是作秀成瘾了,又跑到台湾论坛对中国大放厥词,连日本网民都烦了。

讽刺安倍可以,但更重要的是看安倍都说了什么,特别是厥词的可操作性。单纯把安倍看成跳梁小丑并不是目的,也对我们观察周边形势变化没有帮助。

美国之音当天也就此发了一条消息,重点放在安倍发言的要旨上,即,这位日本前首相的看法是,民主力量正在集结,中国如要进行军事冒险,那将无疑是一种自杀行为,将归于失败。

14日,安倍通过视讯方式参加了由台湾远景基金会、新美国安全中心及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三方共同主办的“台美日三边印太安全对话”,在发言中,他警告中国不要轻举妄动对台湾、对其他周边国家采取军事行动。

安倍说:“象中国这样的经济大国在军事上冒险,最起码会自取灭亡。我们必须敦促他们不要谋求领土扩张、不要挑衅和欺凌他们的邻国,因为那会损害他们自身的利益 。”

环球网文章对此批驳道,台湾从来不是一个国家,大陆与台湾同属一个中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均为中国固有领土,安倍口中“领土扩张”无从谈起。

安倍的话既是说给中国听的,更是说给美国听的,当然也包括澳大利亚和印度。美国也同时在和日本进行“合奏”。当天,上任后首次出访东南亚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印尼首都雅加达阐述了美国的印太策略,表示将强化美国与印太地区的战略伙伴关系,确保在南中国海地区的航行自由与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并称,这种种外交措施,都是为了防止爆发冲突。

对于布林肯的此番言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斥之为“挑动分裂隔阂”,同时严正指出,任何煽动对立对抗的做法在世界上都不受欢迎,在亚太地区更加行不通。

安倍与“印太安全”的捆绑异常紧密。2007年1月,印度海军上校库拉纳在新德里国防研究与分析研究所主办的《战略分析》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海上航线的安全:印日合作的前景》的文章,其中首次提到了“印太地区”的概念。这个概念从一开始就包含了明确的中国因素。然而,安倍的“慧眼识珠”让这个概念后来成形升级,并为美澳印三国领导人迅速接纳。

同年7月,在距离第一个首相任期结束只差两个月时,安倍出访印度,在印度国会发表题为"两洋交汇"的演讲时称,“太平洋和印度洋正作为自由和繁荣之海发生充满活力的联结,一个打破地理疆界的‘扩大的亚洲’开始形成。”

在二度出任首相后,安倍于2013年1月在报上发表文章,更详细地端出自己的想法,“我构想出一种战略,由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的夏威夷组成一个菱形,以保卫从印度洋地区到西太平洋地区的公海。我已经准备好向这个安全菱形最大限度地贡献日本的力量。”同年2月,安倍在访美期间于华盛顿发表演讲时,再次提及“印太”概念。

在特朗普刚当选总统还未就任时,安倍就跑到美国与之面谈,使出浑身解数让即将入主白宫的特朗普相信,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威胁”,而这个威胁最主要体现在印太地区。

从2016年起,“印太安全”的战略概念就开始以非常明确的形式出现了。

早期的“印太安全”战略构想,在安倍眼中,更多是纠结从太平洋到印度洋的价值观相同国家,以此来凸显它们同中国的理念区别,同时阻遏中国经济力量的“扩张”,因此格外强调在海洋权益和经济活动中与中国进行抗衡,例如,近年来不断被媒体报道的所谓“自由航行”。

然而,从特朗普政府后期,特别是拜登的民主党政府入主白宫后,随着中美关系急速下滑,华盛顿不断打台湾牌来遏制中国,日本也更加趋向主动挑衅,安倍力推的“印太安全“与”台湾有事“迅速靠拢,并越来越成为更加突出的部分,甚至可以说,在战略构想层面,“印太安全”日益呈现“台湾有事”的光谱。

安倍本月初通过视讯出席台湾另一个智库研讨会时说,日本和美国不会对中国武装攻击台湾袖手旁观,称中国方面必须明白这一点。他当时说,“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也是日美同盟有事。在北京的人……绝对不应对此有误解。”在中方对此进行严正交涉后,日本内阁发言人说,东京拒绝北京在这一问题上的“单方面看法”,因为安倍已经不是政府官员,而政府不便对他的言论做出评论。

在被美国之音称为“重大演讲”的讲话中,布林肯也说了同样的话,“ 我们决心确保在南中国海地区的航行自由, 这也是为什么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对我们有着持久的利益。”

安倍在14日的发言中更明确表示,“弱点招致挑衅。从海底、海上到空中,从网络世界到外太空,日美台三方必须不遗余力地合作,思考如何有效分享知识和技术,在所有领域建构能力。”

对于美日态度,蔡英文在同一论坛上的致词中说,台美日关系密切,无论外部压力多大,都无法动摇台湾与国际民主社会合作的努力与承诺,台湾将继续与伙伴合作,致力于维护印太地区的安全、和平、自由和开放。

随着时间推移,台湾将越来越成为中国急需应对的迫切问题。而由美日印澳组成的“印太安全”四方机制也将在中美关系持续紧张、美台互动更加频繁、日台勾连日益公开的前提下,进一步聚焦由台美日三方共同搭起的“台湾有事”,同中国早就设定的不可逾越的“红线”产生直接抗衡,并形成台海真正的前沿。

中国留给台湾的时间在减少,而“印太安全”同时在向“台湾有事”倾斜,这种双方同时加速的“剪刀形”将使原来以面为主的全面抗衡日益走向以点为主的局部对抗,双方承受的压力将越来越大。这是需要高度警惕的。

不过,长期观察台美日动向的金灿荣教授并不过分担心,不久前他在接受观察者网专访时说:“我们眼下是严厉警告,希望它们改弦更张;如果交涉无效,我估计会有行动;如果后续行动没有起到预期的作用,坦率来讲,不排除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如果局面真的稳不住,真的发生冲突,我们就迎接冲突,我觉得我们的胜算还是比较大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