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音乐吧!
2019-05-16 03:11:58
  • 0
  • 0
  • 53
  • 0

            作者 耶子

我一直喜欢关注国际重大的纷争问题。 今天,刚学会用手机上网的我在百度上,看了浏览量极高,评论最多的一则帖子《三大强国倒向美国,拒绝伊朗最后通牒……》后,我哈哈大笑着试着写了几句非常中性的点评——

【看了这里的发言,感觉基本没有具备起码的国际公义性和具备一定的国际历史知识,以及缺乏对当今国际格局的基本了解,有的只是高中生被洗脑水平的愤青才专有的意气用事的毫无价值的狂妄和自以为是!! 这里的讨论基本就是“厉害了,我的……”这种幼稚的发泄加一叶障目的套路水平。】

想不到的是百度小编竟然给了我“超越99%评论”的点赞,然后迅速将这个置顶的帖子“移位”不知所踪了,我的点评似乎就成了总结性的点评。这是三年来我重新再一次得到的、且久违的对国际时事进行点评时没有被不知所踪而是获得了点赞肯定。

如此早上的一次手机上网遭遇,让我感慨万分,仰天长叹啊……感觉灵魂深处隐隐作痛,为了什么?说不上,道不清楚,又想起前不久答应过【不再评论国内外时事,从此就“唱歌”吧】的承诺……于是只想说一句:

还是在音乐中让自己辉煌而高端地“醉生梦死”吧!

这大概是因为今天是多么美好,可以尽情而毫无拘束地享受无穷无尽的美妙音乐了,如此感叹是由于我这个出身革命干部家庭成份的小女子,早年从北大荒知青点病退回城,用半年时间打点零工积攒下26元钱托人从厂家买了一把小提琴,结果被老革命父亲一句话“竟然搞这种资产阶级的玩意”接着一个巴掌,把自我陶醉的我从天堂瞬间打入了再也见不到晨曦的昏天黑地的炼狱,从此对所有样板戏和语录歌厌恶到了一遇就必吐。

改革开放后有了家庭的我独立了,江山好移,本性难改啊,买钢琴了,气得老了、再也揍不动我了的,且依然时刻保持阶级斗争、阶级立场警觉的父亲只好无可奈何地叹道:疯了!

喜欢音乐是我的苍白的天赋,在革命家庭,小时候到年轻时一直是一种罪,我固执地不可救药地把这份罪延续到了已经花白头发的老年。越老越感觉音乐是唯一抚慰茫然老去的灵魂的唯一的“亲”。过去通过读纸质音乐史,听磁带、光盘等途径满足自己对音乐的好奇和欲望,如今还可以通过我刚学会使用的智能手机来满足我的苍白的在那童年少年和青春期都被压抑的天赋需求,我的幸福感真是满满的,几乎已经基本具备可以回答CCTV当年到处抓狂似的街头“你幸福吗?”的采访这句提问的条件了。

昨天关注了陈立的公众号的【音乐的力量】,陈立真是一位资深的经典以及古典音乐的传播大家,我喜欢他的传播的内容和传播方式,我多么希望迷茫和傍惶的心灵,或遭遇不幸的灵魂,或已经幸福感满满的人群,都能从这位音乐传播大家的努力中获取音乐特有的印有上帝在宇宙言说痕迹的愉悦和惬意,从而将我们的一生涂抹得辉煌而高端,以及精彩得无与伦比!!!

以下特予以介绍——

                                                             陈立:古典音乐艺术的传播者

链接:

http://www.sohu.com/a/191568287_272827  

附:

【陈立,音乐评论家从事音乐工作30余年,致力于在大众中传播、普及古典音乐欣赏知识,曾在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大中院校等举办各类有关古典音乐的普及讲座百余场。撰写音乐评论,音乐普及文章千余篇。同时还在电视台、电台担任古典音乐节目的策划与主持,并著有数本音乐方面的欣赏专著。——摘自百度百科】

30多年来,陈立致力于在大众中传播古典音乐,在国家大剧院、企事业单位、大专院校、北大百年讲堂等机构,举办了多种形式的音乐普及讲座、专题音乐欣赏、艺术讲堂、大师课等活动数百场。曾任EMI唱片公司古典音乐顾问。

陈立也是一位音乐收藏家,他的音乐收藏内容颇丰,载体多样。有盒式磁带,黑胶唱片,LD影碟,录像带;还有CD、DVD等数万张。

其中不乏珍贵的录音,包括被国际认可的是他对20世纪伟大女高音歌唱家玛丽亚·卡拉斯珍贵录音的收藏,数量高达4000余张,藏品的珍贵度,就连意大利卡拉斯艺术基金会都表示由衷赞叹。

                                                                                陈立在自己的卡拉斯博物馆

陈立的这些藏品,不仅只是为了收藏,他希望用自己倾尽一生的收藏为广大的音乐爱好者们带精神上的享受。

凭借多年来在古典音乐艺术领域工作经验的积累,与许多世界著名的音乐大师的交流,他对音乐有自己独特的理解。

在陈立看来:古典音乐绝不是快餐文化,是要静下心来体会自己的感受,让听众参与到音乐的第三次创作中来,这是聆听者内心的创作,也包含着内在的修养,这也许才是音乐的真正魅力所在。

作为古典音乐文化的传播者,他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座桥梁,使听众距离音乐越来越近。

在谈到《陈立讲音乐》这组节目时,陈立说:“我的讲述,最根本的一条是去掉许多晦涩的术语、名词,使听众在不知不觉中走近古典音乐世界。”

“我享受到了音乐带来的快乐,所以希望做一个传达快乐的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